自由带来的芬芳

 

在整个存在里,创造力是最伟大的叛逆。

如果你要创造,就必须摆脱所有的制的,否则,你的创造力什么都不是,只是一种拷贝,一种复制品。
唯有成为独立的个体时,你才能创造,当你仍属于群众心理中的一份子时,你无法创造。群众的心理状能无法创造,它让你过箸沉重的生活,不知道什么是舞蹈、欢唱与喜悦,只能机械化地过日子。
创造者无法依循前人的脚步,他必须寻找自己的路,探索生命里的丛林,必须放掉群众的头脑、集体性的心理状态,一个人单独前进。

集体性的头脑是世界上最低等的头脑,即使白痴也比这种集体式的愚蠢来得好。然而,群体自有其贿赂的方式:对于那些坚持集体性的头脑才是唯一 正造的人,它给与荣耀与尊敬。

过去,出于某种绝对的必要性,所有的创造者如画家、舞者、音乐家、诗人、雕刻家等,都必须放弃社会上的地位,过着波西米亚式、流浪者的生活;这是当时他们唯一能够保有创造力的方式,但在未来这是不必要的。

如果你了解我,如果你感受到我话语里的真实,那么在未来,每个人都能过着自己独特的生后,再也不需要过着流浪汉的生后。流浪汉的生活只是个副产品,来自于过去那种固定、传统、因袭与讲求体面的生活方式。

我的努力正是要摧毁这个集体性的头脑,让每个人都能自由的成为自己,如此就不会有问题了,你可以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。事实上,只有当个体的叛逆性为人所尊重时,人性才会真正的诞生。

到目前为止,人性尚未真正诞生,它还在子宫里,你现在所看到的人全是一种假象。除非我们给与每个人成为独立个体的自由,给与他们全然的自由成为自己、按照自己的方式存在……当然,没有人应该受到他人的干扰

这也是自由的一部分。没有人应该干涉任何人。

<创造者无法依循前人的脚步,他必须寻找自己的路,放掉群众的心理状态,一个人单独前进。

但在过去,每个人都探头去管别人的闲事,即使是极为隐密、属于私人 而与社会大众无关的事。例如你爱上一个女人,这和社会大众有什么关系?

如果两个人俩心相许要在爱里融合,社会不应该介入,那是单纯的私人 事件,与大众无关。然而社会却带着全副的装备,以间接或直接的方式介入 其中,警察阻挡在两个爱人之间,地方上的司法官也介入.如果还不够,社 会还有一个早己创造出的超级警察——神,他会一直看顾着你。整个神的概念就和“偷窥的汤姆”(Peeping Tom)一样,甚至不允许你在浴室里有自己的隐私,不断地从钥匙孔中偷窥你的一举一动,这真是丑陋!.世上所有的宗教都说神会不断地看着你,真是丑陋极了,这是什么样的神? 除了像个超级侦探般地监视你、跟踪你,难道没有其它事可做?

人类需要一片新的土壤——自由的土壤,过去的流浪汉是种反弹,一种 必要的反应,但如果我的看法成真,那么未来不会再有流浪汉,因为,再也没有任何集体式的头脑会去控制人们,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地做自己。当然,你也不应该去干涉任何人;而你也需要以自己的方式,活出自己的生命。 惟有如此,创造力才能展现,创造力是个体获得自由后所绽放的芬芳。